灾情中的明星新考验:捐多少才能获得“免嘴券”

在“千年一遇”的河南洪水面前,吴亦凡迅速让出了版面和热搜,救灾和捐款成为刷屏话题。新媒体时代,企业明星的捐赠都具有高可见度。虽然如今的小学和中学已经不允许公布期末考试成绩排名,但明星的捐款情况在被各种媒体汇总,随时更新,谁捐了谁没捐,谁捐了多少——包括粉丝团捐了多少,都“一张图告诉你”。

网络上流传着多个版本的“明星捐款汇总”

这是一个预料中的步骤。从暴雨落下来的那一刻起,明星们就必须走到这一步。即便“捐”完全出自内心,但“捐多少”这件事,也很难不去参考一下“市场行情”,这是作为公众人物如今无法避免的“社交压力”。

微博曾经短暂地在过去的一些事件里提出,不要“逼捐”,不要“道德绑架”。但如今这种舆论方向已经微弱到几乎不可辨闻——随着社交网站的发展,无论明星还是企业,都进入了“新舆情时代”。这个时代里人人都可以发言,传播速度也更加迅速,这些都让如今“舆情”和这次的潮水一样,短时间内具有不可抵抗的爆发性。所以对他们来说,反抗似乎已经是一个多余的姿态,好好配合的话,则有可能“双赢”。

这几乎是一件必然的事情:任何普通人的行为都难以避免被周边人评价,而一个公众人物,因为其无处不在的可见度,当然更是难逃大众的品头论足。人们也普遍认为,既然明星价值中的很大一部分来自流量,也就是被网友关注,那么作为价值的贡献者,评论几句又算什么?

更何况,明星和大众的关系最近也不是很甜蜜。当208万日薪已经成为这个职业的一个代名词的时候,人们在和钱相关的事情上,已经不打算和明星共情了。大家的衡量标准非常直接:又有心又肯花钱当然最好,“如果没有爱,有很多很多钱也是好的”。但如果只有爱而没有钱,那肯定是无法交代的。

所以,决定明星捐款数目的,除了明星本人的社会责任感,也包括对于“这一轮行情价”的认知、对自我咖位的认知、收入的多少。此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他的公关需求有多强烈——一个正处在顶部,或者在冉冉上升期的流量明星,很显然,是需要交出让粉丝满意,也让黑粉无话可说的答案才算过关。华晨宇此次捐款200万,粉丝也短时间内筹款70万,大约与他最近的新闻存在着“相关而非因果”的关系,是很容易被看到的证明“自己属于正能量阵营”的表态。

截至7月21日晚,华晨宇歌迷会发起的捐赠活动已筹款70万元

网友们知道自己拥有这样的能量。这是传播学中提到的“共景监狱”的时代,来自大众的“围观”构成了一方权力,如今这种权力已经运作得极有经验——它既奖励那些接受这种规训的,也惩罚那些不配合的。

在豆瓣小组,网友以“免嘴券”的方式,来给明星此番形象公关的结果打分。100万元是这次河南灾情的顶流明星捐款行情价,达到这个数目的,网友都大方给予好评。高于这个数字的则相当于做对了附加题。黄子韬捐得早又捐得多,300万+物资捐赠,超过了行情价3倍,让他得到了网友的“夸夸券”“黑料免黑券一次”“曝光恋情免嘴一次”。

网友的“通情达理”体现在,他们倒也不纯粹按照价格排序——还考虑了明星的出道年限和收入情况。去年出道的刘雨欣100万、虽然出道多年但一直也没怎么红过的朱梓骁100万、传闻中切走了“半块肥皂”的谷嘉诚50万,还有彭小苒的50万、张欣尧的20万……这些都让网友颇为满意。
但另外一些人则让网友不太满意。

程潇捐款10万,没有达到人们心目中她该达到的及格线,遭到了声讨。其后,程潇在微博上表达了委屈情绪——虽然很快删除,但网友记录在案,迅速翻出她过往的服饰花销、粉丝应援清单等等。“惩诫”的姿态非常明显,既然你令我们不满意,那我们就让你口碑崩盘。

“卷起来”的不止是企业和明星——还有网红。李佳琦、薇娅这种身份上早就超过“网红”的人自不待言,淘宝店主、B站的带货up主们也开始几千几万地晒汇款单,一些公众号博主也表示“捐出一个月的流量广告收益”——通常只有一两千,这说明了图文类公众号确实在走下坡路。

所以你要知道,“共景监狱”机制下,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成为“被围观”的对象,接受这种权力机制的拷问。只不过,当这种机制一次又一次大获全胜的时候,作为权力的它,是可以被监督的吗?

天钧丨今日时事新闻–灾情中的明星新考验:捐多少才能获得“免嘴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