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國人債務負擔多重?居民債務收入比逾77%

中國人債務負擔多重?居民債務收入比逾77%

十年前,如果說起家庭負債,人們往往用“美國老太太貸款買房提前享受、中國老太太存了一輩子錢也買不起房”的段子來進行金融“啟蒙”。

時至今日,人們對家庭負債早已不再陌生,從貸款買房買車,到貸款上學與日常消費,尤其是隨著近年來P2P、現金貸業務的普及,債務似乎已經滲透到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

從歷史來看,中國人向來遵循“量入為出”的傳統,是最愛存錢的民族之一。但是,自2008年以來,情況似乎發生了變化——

經歷了全國各地房價的輪番上漲,中國家庭負債水平屢創新高,以至於人們看到巨額債務數字也變得習以為常。

那麼,居民部門的負債水平究竟到了什麼程度?這是一筆值得細算的賬目。或許,讀完本文,你會對自己和全體國民的負債狀況有一個透徹認知。

居民部門的宏觀槓桿率已超50%

在衡量家庭負債情況時,有一個研究界最為常用的指標是居民槓桿率。

所謂槓桿率,最初是用來衡量公司負債風險的指標,具體指權益資本與資產負債表中總資產的比率,可以用來反映公司的還款能力。

然而,諸如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等權威機構在測算我國國家資產負債表時,採用了國際上慣用的全社會槓桿率來計算國民經濟四大部門的債務水平,即政府部門、居民部門、非金融企業部門和金融機構總債務佔GDP的比重。據此,拆分出來的居民槓桿率(居民部門債務佔GDP比重)也成為衡量居民債務整體負擔的重要指標。

中國人債務負擔多重?居民債務收入比逾77%

從上圖中可以清晰地看到,1996年中國居民槓桿率只有3%,2008年也僅為18%,但是自2008年以來,居民槓桿率開始呈現迅速增長態勢,短短六年間翻了一倍,達到36.4%,到了2017年二季度居民槓桿率已經高達47.4%,較之2008年激增了近30個百分點,也高於國際上大多數新興市場國家的平均水平。

需要指出的是,這一數值尚未考慮住房公積金貸款和P2P、現金貸等貸款,倘若將此納入考察範圍,那麼,中國居民部門債務佔GDP的比重已經於2017年7月突破了54%;如果按照當前速度擴張,到2017年底預計將達到56%左右,這與不少發達經濟體60%以上的居民槓桿率水平已經相差無幾。

值得一提的是,美國居民部門槓桿率從20%上升到50%以上用了接近40年時間,而中國只用了不到10年,中國居民部門槓桿率飆升速度之快可見一斑。

居民部門債務收入比高於77%

衡量家庭負債狀況的另一個較好指標是債務收入比。

顧名思義,債務收入比即為家庭債務餘額與年收入的比值。相較於居民槓桿率這樣的宏觀指標,債務收入比更能直接反映一個家庭的負擔程度和債務風險。

基於這一思路,可以對中國居民部門整體債務收入比進行具體測算。中國居民部門債務占居民部門可支配收入的比重,從2006年18.5%暴漲至2017年8月的77.1%。

而該統計數據主要來自商業銀行統計數據,事實上,中國居民不僅向銀行借貸,還會向父母、親戚、朋友借款,向大量的互聯網金融公司借款。以P2P為例,截至2017年12月末,網貸之家統計的P2P貸款餘額為1.22萬億元,而這些債務是沒有計算在內的。由此推論,中國居民的實際債務收入比高於77.1%。

中國人債務負擔多重?居民債務收入比逾77%

居民部門短期債務收入比超70%

嚴格意義上來說,債務是一個存量概念,而GDP或是可支配收入均為流量概念,因此將債務同GDP或是可支配收入做除法,邏輯上並不是很嚴謹。不過,作為研究界慣用的測算方式,居民槓桿率與債務收入比等指標依舊能夠說明不少問題

既然邏輯上存在一定的瑕疵,因此有必要選擇一個更為合理的指標來衡量家庭負債情況。綜合評估後,蘇寧金融研究院將居民短期債務收入比納入考慮範圍,其主要原因在於:雖然在這裡,債務依舊是存量的概念,但是短期債務顯然要比長期債務更加貼近於“流量”。

中國人債務負擔多重?居民債務收入比逾77%

從上圖可以清晰地看到,來自中國居民部門的短期債務收入比,明顯要比債務收入比理想得多。不過,自2009年開始,短期債務收入比便一直呈現穩步上升的態勢,且6年間翻了一倍有餘,從2008年的10.16%升至2014年的20.64%,這同樣也是債務收入比增長過快的一個信號。最近幾年,國家統計局沒有發布居民部門的可支配收入數據,但短期債務收入比上升的趨勢仍在延續是不爭的事實。

必須指出的是,千萬不要因為短期債務收入比數值尚且不高就心懷僥倖。因為所謂短期負債,是指將在1年(含1年)或者超過1年的一個營業周期內償還的債務,這當然不包括居民部門負債的頭號負擔——

房貸

儘管房產按揭還款的期限長達10-30年,但每月或每年的還貸仍是當期的短期債務。數據顯示,來自居民部門的新增貸款中,中長期貸款自2012年第三季度起一直高於短期貸款,且從2015年第三季度開始,二者差距有明顯的加大趨勢,中長期貸款佔比一度達到94.9%。近期居民部門中長期貸款的比重雖然有所回落,但也保持在70%以上(參見下圖)。

中國人債務負擔多重?居民債務收入比逾77%

居民部門貸存比攀升到63.2%

除了上述三個指標外,居民部門的貸款與存款之比同樣可以對居民負債水平加以度量。其中,居民存款餘額可以反映居民的資產和財富狀況,居民貸款餘額則可以反映居民的負債狀況,因此居民部門貸存比也可以衡量舉債和償債能力的變化趨勢。

中國人債務負擔多重?居民債務收入比逾77%

從上圖可以看到,中國居民部門貸款/存款的數值一直呈大幅上行態勢。2009年1月至2017年11月,居民部門貸存比從24.6%攀升到63.2%,債務負擔創下了歷史新高。

居民部門新增貸存比在70%上下

與前文所述的債務收入比類似,上述貸存比指標使用的同樣是一個存量概念,在此我們使用“新增貸存比”指標作為當期流量指標,來衡量新增居民債務與新增居民資產的變化趨勢。

中國人債務負擔多重?居民債務收入比逾77%

從上圖可以看到,居民部門新增貸存比的走勢並不穩定,近幾年的均值一直在70%上下。不過從季度數據來看,近來居民部門新增存款有下降趨勢,而新增貸款有上升趨勢。這也側面反映出,中國家庭的負債水平有持續走高之勢。

正視負債是改善未來的關鍵一步

需要注意的是,無論是選擇哪個指標,都暗示著同樣的事實,即中國家庭的負債程度已經達到一個相當高的水平。這不利於改善民生以及國民經濟的長期發展。究其原因:

一方面,過高的債務讓無數家庭有錢不敢花,即便他們收入再高,在巨額債務面前也是枉然,僅一個房貸就足以讓他們節衣縮食,更不用提孩子未來的教育費用及各項生活開支。

另一方面,近年來中國居民槓桿率快速上升,且集中在房地產領域,難免會引發人們對次貸危機與房地產泡沫的擔憂,特別是自2016年年底以來,由於規模和佔比控制,按揭貸款受限,居民被迫借道高成本、短期化、風險大的消費貸款,甚至互聯網金融、非銀行金融機構的“過橋貸款”等等,過度加槓桿進入樓市,從而讓本處於安全區的居民槓桿率,開始顯現出結構性風險。

因此,我們必須正視居民部門負債過高這一問題,在合理配置自身資產確保增值的同時,不忘提升自身的知識儲備、業務水平與各方面能力,從而獲得更多的報酬。正所謂“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只有口袋裡的錢多了,人們才能過上好日子。另外,正視自己的負債情況,按照前文介紹的各種方法來好好計算一下,自己是否已經身處被債務拖累的困境中。或許,這是你改善未來生活質量的關鍵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