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系统派系多 王沪宁是背后的大BOSS

王沪宁被认为是中共外交的藏镜人

近日有关美副国务卿谢尔曼亚洲行取消访问中国的原因,据报是因为中方拒绝了美国要求与中共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见面的提议,只同意让她与在中共外交部副部长中排名第5、负责美国事务的谢峰进行会晤。美媒分析了中共外交系统高官权力虚实与排名讲究,指出乐玉成到底算老几?另外,中共高层中,王沪宁被认为是协助习近平指导外交的幕后藏镜人。

中美外交现麻烦令人关注乐玉成算老几

《自由亚洲》专栏7月19日刊发评论员高新文章,首先援引分析一篇署名“唐青”的分析文章《官位不对等中美闹外交纠纷》认为,因为体制的差异,因为官位不对等,美中两国在关系紧张之际,找不到合适的对等官员进行沟通和对话。中美制度上的差异,导致这种对等外交越来越困难。因为中共是共产党体制,继承了苏联那一套。现在世界上绝大多数是民主体制,这两种制度的不同,决定了中美官位上难以匹配和对等。关系好的时候,美国不太讲究。现在中美竞争越来越激烈,美国也就越来越重视对等外交。

唐青说,中共体制最大特点是,在正常国家机构上附加了共产党这一层,党领导一切。所以政府部门搞出了两套班子:在中央,有党中央和政治局凌驾一切;在省市县三级政府,省长、市长、县长之上还有书记,连学校除了校长还有校党委书记,民营企业都要加入党委。中共中央权力结构的顶端就是中央政治局,共25个委员,25人当中有7个是常委,叫七常委,包括习近平。而美国权力的顶端就是拜登内阁,拜登是总统。他的内阁当中,副总统贺锦丽排第一,第二是国务卿布林肯,第三是财政部长耶伦,第四是国防部长奥斯汀,第五是司法部长。

美国国务院是主管外交并兼管部分内政的行政部门,是美国联邦政府最老、最大的部门。在美国,国务卿是第二号实权人物;在中共内部,外交部长从来就没有实权。外长王毅要向杨洁篪汇报,杨洁篪是进入了政治局,但还不算习近平的核心幕僚。现在外交大方向是习近平和王沪宁定,所以布林肯不愿意跟王毅对话,一般直接找杨洁篪。

唐青认为,美国的国务卿是内阁部长之首,在政府的(实际)重要程度仅次于总统,超过副总统。如果美国总统无法执政,按照继任顺序,国务卿排在第四位,即排在副总统、众议院议长和参议院临时议长之后。而中共国务院是号称中央人民政府,号称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的执行机关,号称最高国家行政机关。总理李克强,号称中共二号人物。但是因为有党政两套并行的系统,所以注定了李克强是跛脚总理,中共各个领导小组和委员会凌驾国务院之上。国务院之下的外交部和外交部长,权力就更低了。

而如果一定要从权力结构的角度安排美中两国领导人“对口”并“对等”互访或者对谈的话,美国国务卿应该对的确实不是中共外交部长王毅,而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常设办公室主任杨洁篪–虽然王毅表面上,也是副国级的国务委员。

由此排序,若从实际权力和在各自国家外交系统中的实际地位角度,能够与美国国务院的二号人物谢尔曼“对等”的应该是王毅,而不是乐玉成。

据中共外交部的网站,部长王毅单独一页,而主要官员这一页,列出了党委书记齐玉,之后是副部长乐玉成。至于排在后面的谢锋,在中共高层权力结构中,似乎就排不上号。

《自由亚洲》高新的观点也认为,严格说起来,首先就局限在政府的外交部里,乐玉成确实也不是什么“二号人物”,而是老三。虽然乐玉成在外交部的所有副部长里排名第一,但外交部实行的是“双首长”制,部长和部党委书记由不同人担任,所以第一副部长是排名第三。

文章还特别指出,在中共政权的党政整个外交系统里,杨洁篪和王毅两个副国级与乐玉成之间不但存在一个正部长级的部党委书记齐玉,另外还有一个不太为外界所关注的杨洁篪的第一副手,现任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正部长级)兼国家边海防委员会副主任孔泉。

有外界网站把乐玉成写成是中央外办常务副主任。事实上,曾经担任过外交部长助理和驻印度大使的乐玉成是在2016年,被从正局级升任副部长级的中央外事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日后该领导小组改称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乐玉成应该继续是该委员会的常设办公室副主任。

孔泉显然是因为年龄原因没进入中央委员会,整个中央外办的副职领导人里,只有比孔泉年轻八岁的乐玉成于2017年10月进入了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序列。十九大开过后的次年,乐玉成被调回外交部任副部长,也成为外交部所有副部长和部长助理中唯一的一个中央候补委员。高新文章据此认为,乐玉成已经是能够搬上台面的最可能的下届外交部长的接班人选。

不过,中共外交部网站上介绍得非常清楚,乐玉成虽然被说明是“分管日常外交业务工作”,但并没有被介绍为“常务副部长”。在中共中央党政系统的正部级机构里,只有“常务副部长”才可能会被明确为正部长级。

美媒文章归结认为,目前看来,仍然只是享受副部长级待遇的乐玉成,在政府的外交部里还只是排名老三,而在整个中共政权的外事外交系统内的总排名只是老五,依序是:第一,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常设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党内副国级);第二,国务院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行政副国级);第三,国务院外交部部党委书记齐玉(正部长级);第四,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常设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孔泉(正部长级);第五,国务院外交部副部长(副部长级,但在所有副部长中排名第一)乐玉成。

中共外交谁在管?王沪宁被指是藏镜人

近年中共大搞流氓外交,令国际舆论对中国越来越不利。中共外事办主任杨洁篪今年7月3日发文,吹捧习近平“亲自指挥”外交,说习“亲力亲为”,上任后共出访41次,为开创所谓“中国特色外交”新局面作出“重大贡献”。这等于将外交挫败责任甩锅给习近平。

路透社报导过,内部人士透露,习近平在2019年曾亲自向中共外交官下达指令,要求面对国际挑战,要表现出“斗争精神”。这些消息也让习近平难以在外交失败责任中脱身。

不过,在中共现任高层的权力分工当中,时评人士岳山认为,排名第五的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实际上是中共外交藏镜人。

藏镜人,意即幕后人物。岳山在海外媒体刊文指,王沪宁不但是文宣大总管,是中共外交的幕后人物。

中共驻外使节工作会议过去并非中央层级的重磅会议,更像是部门会议。但2017年的年度会议上,习近平首度到会并发表了讲话。当时陪同习近平出席会议的是丁薛祥、杨洁篪(时任国务委员),并未有其他常委级别的中共高层陪同参加会议。

到了2019年7月17日开的该年度驻外使节工作会议,习近平接见参加会议的全体使节,陪同会见的人就罕见出现了王沪宁。

连属于大外宣的《多维》当时也发文质疑,王沪宁陪同习近平接见回到北京参加会议的大使们,之所以特殊是比照2017年的先例而来的。人们惊讶于2017年习近平参加驻外使节会议发表了重要讲话,并未有常委级别的人员陪同,而此次只是接见大使们为什么有常委级别的高层陪同?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3月的机构改革,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改组为中央外事委员会。习近平是这个委员会的主任,李克强是副主任,王岐山是委员,杨洁篪是办公室主任,而王沪宁并无任何外交职务。

另一方面,外交部属于国务院,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却没有出面接见驻外使节,出席的是习近平和王沪宁。

岳山认为,这里面就涉及到权力斗争,习可能有意让屡屡和他不同调的李克强靠边站。而王沪宁2019年在习近平主持在北京召开的驻外使节大会上正式站到台前,或证实他已成为中共常委中唯一协助习指导外交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