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总能赢:Amazon的工会抗争为何一败涂地?

2021年4月15日,全球最大的网购电商亚马逊公司(Amazon)在其全球网站首页张贴一封名为〈2020年给亚马逊股东的一封信〉,向公众揭露亚马逊的商业发展与前景。这封洋洋洒洒的信件内容交代了亚马逊过去一年来的获利与发展,并直言亚马逊光是2020一整年,即为社会创造了3,010亿美元的价值。信件公布后广受股东好评,评论者认为这封信差可比拟股市大亨〈巴菲特给股东的信〉,并认为这是亚马逊创办人暨CEO贝佐斯(Jeff
Bezos),宣告将于今年第三季离开亚马逊之前的临别感言。

虽说此信大获投资者与股东好评、甚至被认为堪称杰作,但这封信刊登的时间却颇令人玩味,因为就在贝佐斯大动作公布此杰作的一个星期前,亚马逊工会才再度遭逢巨大的工运挫败:亚马逊位于亚拉巴马州贝塞麦(Bessemer)的仓储,也是全美最大的仓储所在地的受雇劳工,以反对票1,798票对上738票的悬殊票数,投票反对加入零售,批发和百货商店工会(Retail,
Wholesale and Department Store
Union,以下简称RWDSU)。虽然工会代表与许多声援工会的团体都表示,将采取进一步的法律行动,但这项结果无疑是亚马逊自2014年工运以来,最大规模的挫败。

亚马逊工会到底发生么事?我们该如何看待这项结果?如果此项投票结果代表亚马逊的仓储工人的选择,这一切得回到2014年以来亚马逊的工运谈起。

亚马逊工运萌芽

美国劳工运动筹组企业工会、或加入产业工会的法源依据,是老罗斯福时代通过的《全国劳资关系法
》,该法原则上要求,私营雇主劳工需以过半数员工参与投票、过半数员工支持的票数支持,方能筹组企业工会或加入产业工会。而投票结果并应向主管机关,亦即全国劳资关系委员会(NLRB)提交注册后方能生效。

亚马逊身为全美第二大私营雇主(仅次于Walmart的220万人),旗下共拥有超过80万名员工,而主要的受雇者,就是位于全美各地的仓储员工、物流人员和网络订单操作与技术人员,也因此本次亚马逊工会争议,不仅对美国整体工运史具有指标性意义,要争取亚马逊员工的劳工票源,还是跟亚马逊站在一起取得资金奥援,也牵动华府政客的态度。

事实上亚马逊的工人处境争议并非首见,早在2010年代就有不少新闻报导亚马逊的血汗仓储问题。2014年,亚马逊位于特拉华州的仓储与物流技术人员首先发难。除了提出改善一直以来超时工作的要求,他们更以加入产业工会”美国运输与航空劳动者协会”为目标发动投票,不幸的是,这次投票最终却以21票对6票(未达法定人数且未过半)的投票结果,宣告失败。

2017年亚马逊并购零售商Whole Food之后,又为亚马逊劳工带动第二波动能。因并购而加入亚马逊的前Whole
Food员工,不满新东家封闭的仓储工作环境下,机械式不间断的超时工作,因此组成了Whole
Worker联盟,要求亚马逊改善仓储员工的劳动条件。2018年12月, Whole
Worker联盟发起街头抗议,来自亚马逊纽约州史泰登岛(Staten
Island)仓储的2500名工人与明尼苏打州仓储工人纷纷走上街头,并且在”零售、批发和百货产业工会”(RWDSU)的支持下,向亚马逊抗议。最终亚马逊以提高工资的方式响应工人要求,因此此次工运没能促成加入工会的投票行动。

疫情、Amazon暴富与血汗仓储

2020年爆发的COVID-19疫情对亚马逊劳资关系可说是一面明镜。原本即在跨境电商与网购兴起的亚马逊,又因全球疫情封锁期间开出华丽的财报与获利。2020年,亚马逊的企业净值达10,350亿美元,仅次于微软与苹果,位居全美第三大企业体。至于贝佐斯本人的财富也海量暴增:光在过去一年(2020年),他的个人净资产就暴增700亿美元,让他连续四年坐上全球首富的宝座。

同时因全球货运需求增加,亚马逊全美最大的贝赛麦(Bessemer)仓储和大约6,000名的仓储劳工,也成为亚马逊持续获利的重要命脉之一。随着订单持续增加、物流货运需求不断提升,这些仓储工人的劳动条件也变得越来越严苛、工作越来越血汗。许多配货生产线第一线的工人指出,他们的休息时间变得更短,产线的速率要求升高,KPI与配额要求已令他们无法负荷。而且身体长期处于同一种姿势,许多劳动者的身体不适症状也逐渐显现。同时产线主管的管理模式也愈加严苛,许多任务人痛诉,主管希望他们能”不要生病、要更有纪律”,”感恩在疫情期间没有失业还有工作”。

于是不堪恶劣劳动条件、或被非法解雇的仓储工人,就悄悄地联系RWDSU工会,希望能获得来自工会的支持。

RWDSU工会原本就是美国南方各州的工运主力。在亚拉巴马州,他们动员了地区产业系统来支持亚马逊仓储工人,该地区有不少已经加入工会的工人是来自家禽工厂,而亚马逊的仓储工人也是。由于全美疫情大封锁之际,货运与网购的商品需求暴增,因此他们看准时机,发动了几次停工和罢工来主张他们的三大要求:增加工资、有薪假,还有改善仓储作业环境。

在RWDSU工会介入下,亚马逊与工会代表展开协商,并同意提升仓库、运输、货运和商店受雇者的最低时薪提高至15美元,并增加带薪休假时间。同时他们发动加入工会的投票也大有斩获:自2020年8月至12月短短几个月,他们获得过半的贝塞麦仓储员工表态支持成立工会的联署,因此有了投票的机会。

看来此次工会投票胜利在即。可是开票结果却出人意表:共计约6,000名仓储员工票数,仅投出738票的同意票,以悬殊票数对上反对票1,798票,加入工会的要求失败。

亚马逊的工会投票信息战

4月10日投票结果出炉当下,亚马逊随即发表以下言论:

“亚马逊没有赢,是我们的员工赢了,是我们的员工选择投票反对加入工会!”

其实工运原本就必须克服许多结构性的困难,例如劳方必须能维持共同且一致的行动计划,且要能扛得住来自资方或舆论的压力,并能长时间冒着被解雇、失去工作的风险,这对需要长时间维持一致阵线的劳团来说,显然非常困难。这件事资方当然也非常清楚,因此在过去许多劳工运动中,资方就常常利用分化的方式来击破劳工的团结阵线与动能。

而这次亚马逊资方当然也祭出类似的分化手法,而这对亚马逊来说并不是第一次。根据《纽约时报》的揭露,过去亚马逊就已经在全美共19州以各种奥步阻挡工会投票,加上现在人手一机,手机反而成为极佳的分化工具:不对称的信息或假消息,能快速降低工运的团结动能。

一些劳工指出,亚马逊召开多次强制性的”信息交流会议”,软硬兼施地对仓储工人表达”亚马逊资方对员工有多么照顾”、”外界的失业率有多高”等信息。他们也会收到来自亚马逊管理阶层发出的各种心战简讯,宣传未来若是加入工会,工会会反过来剥削劳工,收取额外的会费,而这其实是在压榨劳工的血汗钱,所以”不要浪费钱,好好工作!”

也有消息指出,相关管理人员曾试图”讯问”仓储员工对组成工会的看法,并且还发出威胁,说如果工会组成,公司可能会关闭仓库、到时候大家都会失业。另一方面,亚马逊也一再向员工进行”道德劝说”,主打亚马逊其实对员工很不错,因为他们的薪水是每小时15美元,已经远高于亚拉巴马州最低工资,而且公司已经提供慷慨的医疗保健和其他福利,员工在疫情下,应该要珍惜宝贵的工作机会。

更引发争议的是亚马逊可能涉嫌”做票”——在投票前几天,仓储附近增加了新的邮政信箱,但投票结束后,却有消息指出亚马逊仓储旁的投票用邮箱,都被亚马逊取下并置于隐密处。亚马逊当然驳斥此说法,强调这些邮箱都由美国邮政服务局安装,目的是使投票”方便,安全和私密”,亚马逊绝对没有影响仓储工人的投票权益。

另一项引发争议的是,亚马逊仓库外的红灯等待时间自2020年12月起即缩短。工会代表怀疑,这是亚马逊阻止员工集结与降低交谈时间的奥步。对此亚马逊则表示,缩短红绿灯等待秒数一直是亚马逊因应轮班变更和假期旺季的常见做法。同时,随着工人人数增加,降低红灯等待时间,将有助于排解仓储园区附近交通堵塞的现象。

目前RWDSU工会代表正针对前述几个可能构成”妨碍劳工行使投票权”的手法,以及雇主透过假讯息或胁迫的方式侵害劳工的选择权,展开进一步的诉讼行动。同时他们也向全国劳资委员会NLRB提起行政诉愿,要求其举行听证会,确定是否因即将到来的诉讼行动搁置此选举结果。依据法规,倘若发生争议,NLRB必须在投票表决后的15个工作日内或2021年4月30日之前召开听证会。倘若工会主张成功,NLRB可以依据听证结果,要求进行新一轮选举。

至于体育明星、政客与许多名人也加入工会阵营声援。黑人动作片明星葛洛佛(Danny Glover)、民主党众议员和桑德斯(Bernie
Sanders)都表示对此事件的关注。同时,此工会运动也与BLM运动连结,一起高举反压迫的主张。甚至共和党参议员鲁比欧(Marco
Rubio)也表态支持工会立场,并扬言将修法保障劳工的团结权,其中也包括”禁止用反工会讯息轰炸其雇员”。

亚马逊工运的下一步?

站在资方的立场来看,亚马逊算是打下成功的一役,守住了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工会推动行动,而这是亚马逊多年成功打击劳工组织经验的运用。但是否所有亚马逊管理阶层,或公司重要的推手及投资人,都对提升劳动条件与改善劳工福利抱持同样的立场?显然不是。

在去年的4月28日,也就是工殇日与51劳动节的前夕,亚马逊资深网络软件工程师与副总Tim
Bray发布了一封名为〈掰了,亚马逊〉的长信,揭露他作为公司管理阶层,如何在推动企业永续经营、气候变迁企业责任与员工福利的政策上遭遇困难。除了痛陈过去多年来亚马逊如何大量非法解雇担任吹哨者(Whistle
blower)的仓储工人,他还指出:

“亚马逊对仓储工人的管理确实非常出色,并且是透过建立机械性重复的管理,而有杰出表现。然而,这样的作法只是显示出,它对以人为本的永续人力资源经营与累积资本的关系,缺乏相应的认识。如果我们不能认同亚马逊的理念,我们应该采取行动严格执行反托拉斯法、生活基本工资法并赋权予工人,才能协助它往明确的方向前进。”

也许Tim Bray的信强调的”以人为本”太抽象,但贝佐斯那封给股东的信,里面所提到的部份段落,或许可以用来回答Tim
Bray所说的,亚马逊”不把人当人”。贝佐斯在这封信标题为”全球环境与员工福利”的段落中,写下令人毛骨悚然的语言:”我要承诺一个愿景。我们将成为地球上最好的雇主,以及地球上最安全的工作环境…”

“我们正在研究如何轮替劳工所使用的肌群,因为亚马逊大约 40% 的职业伤害与肌肉骨骼不适(musculoskeletal
disorders,
MSD)有关,例如重复动作造成的拉伤或扭伤。也因此,我们正在开发新的自动员工调度行程,利用复杂的算法来轮调员工到不同的任务,使用不同的肌肉韧带群,来减少重复的行为以及保护员工不受
MSD 伤害。”

也许贝佐斯不懂的是,他”把劳工拆解成更多肌群”的思维,正是亚马逊仓储工人怒吼的核心原因。最近他公开支持拜登推行”增加企业税”的主张——虽然数据显示,亚马逊在过去有多次逃漏税的纪录,它在2017年至18年期间,甚至还”不用缴税”。

如此看来,对身着华服手牵新欢的贝佐斯而言,一边打击工运,又一边表明自己是全地球最好的雇主,一点也不违和。值得关注的是,RWDSU工会在4月16日依法诉请NLRB就本次投票结果举行听证,已获得回应,将于5月7日由NLRB的地区委员会进行审查。依法该委员会将有准驳此投票结果,并要求重新举行投票的权限。之后,不服的一方还可继续依法向位于华盛顿特区的NLRB就前次审查意见做出诉愿。预料亚马逊仓储工人与资方巨怪的战争,还要继续缠斗下去。

珀祖:有钱总能赢:Amazon的工会抗争为何一败涂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