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立坚又“惹祸”?世界需适应中国的锋芒

赵立坚又“惹祸”?世界需适应中国的锋芒

作为所谓“战狼外交”的代表人物之一,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4月26日的一则推文引起关注。

赵立坚发文称,“中国的插画师重新创作了日本画作《神奈川冲浪里》。如果原作者葛饰北斋现在还活着,他也会非常关心日本核污染水问题。”

推文附图为两副画作,一副是日本浮世绘名画《神奈川冲浪里》,另一幅则是中国插画师据此二次创作的《神奈氚冲浪里》,后者将原画的若干细节做改造,表达对日本排放核废水的抗议。

日本外务副大臣佐藤正久在推特发文抱怨,“再怎么样的战狼外交,这种形式也太低级了。以污染日本传统文化的方式来表达对处理核废水的抗议,无论如何都是不可接受的。日本政府必须提出严正抗议。”

4月27日,日本外相茂木敏充也在记者会上回应,“对于发言人级别的人在推特上的推文,外务大臣本不会一一回应,但对这次事件,已立即通过外交途径进行了严重抗议,要求其删帖。”

尽管引起日方不满,不过赵立坚似乎不为所动,反而将其推文置顶。

担任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以来,赵立坚以其强硬姿态屡次引发关注。(Twitter@MFA_China)

在一些批评者看来,赵立坚此举无疑是“战狼外交”的又一力证,可能对中日关系造成不良影响,且进一步破坏中国的国际形象。

佐藤正久的推文为此类观点提供了论据——“再怎么样的战狼外交,这种形式也太低级了”——可见至少在日本外交官眼中,“战狼外交”本就趋近“低级”,而赵立坚的讽刺方式令其“更低级”了。

必须说,“战狼外交”成为一个具有特点内涵的词,成为一种特定议程,对中国的确是伤害。中国外交风格的正常转变被有规模的误读、有意图的引导,这是中国外交系统和内宣外宣系统工作的不足,要仔细思考如何应对。

但除此之外,就“战狼外交”而针对中国的其他指责,可能不尽客观,甚或出于刻板歧视。事实上不难看到,“战狼外交”内涵的形成是有明显的操作痕迹的,如今几乎已成为“狂妄自大”和“盛气凌人”的代名词,不过若仔细检视,有哪一次是中国主动发难、故意挑衅的?

被认为是“战狼外交”典型表现的,多为中国外交官的个人言论,这当然和中国官方的默许与鼓励不无关系,但同时也在体现外交官们的个人风格,若过去批评中国外交官照本宣章毫无个性,如今对其尝试和探索为何又不宽容?

其实就具体言论来看,纵使如赵立坚等人,也鲜有过分出格,他们的所有表达,其内核仍来自中国官方态度,不过是比过去千篇一律的官方语言,比只在记者会上宣布抗议,增添了更多个人化、情绪化的修饰。考察其产生逻辑,应是中国试图在西方舆论场发展更多存在,切实地参与观点交锋,宣扬中国的主张。

但这种尝试显然令许多人不适应——不仅是西方世界,还有相当数量的中国批评家们。之于前者,变化已经发生,西方国家应学会适应一个越来越展现锋芒的中国;而对于后者,相较于不断探索拓展舆论空间的中国外交官,他们反而深陷自我束缚,似乎难以自拔。

珀祖:赵立坚又“惹祸”?世界需适应中国的锋芒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