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已锁定美国企业?”中国通”博明示警引关注

  • 新闻

在“纸扎”造梦工厂里,我看到了天堂的模样

台湾新兴纸扎,让“天国”也有了“人间烟火气”。/网站截图 又是一年清明时。 说到纸扎,你会想到什么? 纸扎文化,是清明文化的一部分,寄托着人们对故人的思念。 在中国台湾,有一群青年,正努力变革传统的纸扎行业。他们制作的纸扎产品,明亮温馨,既有“传统”的庭院别墅…

3月26日美国《华尔街日报》有篇投书,以”北京锁定美国企业”(Beijing Targets American
Business)为题,警惕中共正加速拉拢美企影响华府决策。由于作者为川普政府的”中国通”、前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
Pottinger),该文特别受到关注。

据悉,该文来自博明3月10日在史丹佛大学智库”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关于美中关系的演说,经《华尔街日报》编辑整理之后刊登。博明卸任公职之后已转任胡佛研究所高级访问学者,曾经在2月3日卸任后首次演说强调,如果台海局势紧张,是北京野心所致,期望拜登政府切莫误入中共长期谈判陷阱。

中共对美国企业发动信息战

博明开宗明义指出,拜登上任前后数周,中共对美国发动信息战,包括大量演讲、投书与声明,值得注意的是,攻击目标并非拜登政府部门,而是美国企业界。

例如,中共外交领导人杨洁篪在2月初,透过网络对多位美国企业领袖以及前政府官员讲话,颇有”恩威并施”之指导意味。除了描绘投资中国的美好远景,并且警告听众,西藏、新疆、香港以及台湾是”红线”,美国人最好安静。杨洁篪谴责川普政府的对中政策,直接要这些权贵听众去游说拜登政府”搁置分歧、扩大共同利益”,以推翻川普对中政策。这些贪图中国市场利益的听众,显然已经成了中共毫不掩饰的重要统战目标。

由于北京不久前宣布”制裁”近30名历任美国官员(包括博明),显然中共是向听众恐吓不听”建议”的后果,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博明认为北京用意很清楚——必须选边站——若想要赚取”中国生意”,就必须牺牲”美国价值”,必须对压迫少数民族与宗教之行为装聋作哑,必须忽视北京推翻重要承诺,例如保证香港高度自治的国际条约。此外,绝对不能跟美国有国安意识的官员交往,除非是向他们游说中国的好处。

博明强调,中共重要的政治手段是”让世界依赖中国”。例如习近平近期在两会表明,正在建构一种中国不依赖高端进口,反而可以驱使世界依赖中国高端产品与原料的”大战略”。此外,习近平去年曾在中共领导理论杂志《求是》刊登演说文章,宣称中国要”拉紧国际产业链对我国的依存关系”,藉以”形成对外方人为断供的强有力反制和威慑能力”。

博明举澳洲的遭遇为例,多年来澳洲已与中国建立高额贸易互惠关系,然而去年中共突然以政治因素限制澳洲酒品、牛肉、大麦进口,并且对澳洲控诉14项”争议”,包括要求澳洲政府撤销防范中共对澳洲进行统战的法律、压制舆论界对中共的批评等等。

中共彷佛刻意将澳洲吊打示众,以警告世界各国不听中共的后果。博明认为美国企业界长期以来为追求简单有利的商务成果,总忽视美中关系之意识型态斗争,但是情势很清楚,两国意识型态竞争无法避免,甚至是两国竞争的核心。

习近平对美斗争态度昭然若揭

尤其习近平对美国的斗争态度早在上台之初已经昭然。博明指出,习近平上台以来多次在内部讲话中强调美中意识型态斗争,例如2013年1月5日在中共中央委员会的讲话指出,”历史事实重复告诉我们,马克斯和恩格斯对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分析并不过时,历史唯物论指出资本主义终将灭亡,社会主义会赢得最后胜利,也是一样不过时。这是社会与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但是道路充满荆棘。资本主义的灭亡以及社会主义的胜利,需要漫长历史进程。”博明表示习近平这段话被保密了六年。

博明奉劝美国企业领袖,要了解过去几年国际局势已然变化,不可能回头。关于明智的步骤,首先要检视最新地缘政治现实以及影响,在中国经商已面临信任风险,中共非法逮捕Michael
Kovrig与Michael
Spavor两名加拿大公民作为人质就是明证;其次,要分散供应链营运风险,把生产制造集中押注在”独裁国家的东海岸”,绝非永续之道。

就在博明示警不久,重度依赖中国市场的美国企业果然应和中共立场。美国波音公司(Boeing)呼吁拜登政府别将”知识产权、人权等争议话题”和”对中贸易关系”混为一谈。波音执行长卡尔霍恩(Dave
Calhoun)近期在美国商会航空峰会警告”我们仍然必须要和这个全球最大贸易伙伴做生意”,如果波音因为美中关系恶化被排除在中国市场之外”我们无法承担代价”“欧洲竞争对手Airbus将坐收渔利”。据悉波音和Airbus皆约有四分之一客机产量销往中国。

另据美国《CNBC》报导,科技巨头思科公司(CISCO)总裁罗宾斯(Chuck
Robbins)表示,美中两国应可找到”在世界有效合作”的”共处之道”,这对两国都有利,并认为拜登政府也已经体认到了,相信相较于川普时期,拜登政府会尝试与北京进行更多互动。

事实上许多舆论忽略的是,在今年1月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附加条件批准之下,3月初思科公司才刚”如愿”完成对供货商深圳阿卡夏通信公司(Acacia)交易总额高达45亿美元的收购案。

美国航空与科技两大巨头波音以及思科的亲中案例,只是中共锁定美企影响华府决策的冰山一角,长期以来最显著并为人诟病的相关案例发生在华尔街金融圈,连与川普私交不差的美国电动车大厂特斯拉(Tesla)执行长马斯克(Elon
Musk),多年来尽享中国市场以及特权甜头,近期却也被中共刻意影射的数字间谍疑云搞得焦头烂额,急着自清并向中共示好。

美企巨头在中国市场之利益纠葛盘根错节,博明的提醒亦非创举,然而在中共加速统战以商逼政的关键时刻,前朝”中国通”博明对中共加速”统战”对付西方的警惕更如暮鼓晨钟,也更不容包括台湾等民主国家掉以轻心。

珀祖:北京已锁定美国企业?”中国通”博明示警引关注

为让酸淡的葡萄酒大量出口 他们想出了可怕的“绝招”

对很多人来说,往葡萄酒里加防冻剂听起来又蠢又坏,动画片《辛普森一家》的一集中,就曾出现过这个场景。然而,在曾经至少有7年,奥地利的很多大酒厂都在葡萄酒里添加过这种有毒物质,一些瓶装酒中的剂量甚至足以让人丧命。所以,往酒里加防冻剂究竟是谁的馊主意?为什么有人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