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在中共的领导地位?

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在全党和全军的领导地位,此乃中共的一贯说法。但近年来历史学者关于长征历史研究的成果表明,事实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根据现有材料和学者何方等人的研究,遵义会议是中共长征逃亡途中在贵州遵义举行的一次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主要是检讨博古、周恩来、李德在领导长征中的军事路线错误。那时领导中央红军长征的是所谓“三人团”(总书记博古、政治局常委周恩来和共产国际代表李德)。会上由博古作关于五次围剿的总结报告,周恩来作副报告。政治局常委张闻天作“反报告”,对“三人团”的军事路线错误提出系统批判,并接受会议委托起草《中共中央关于反对敌人五次围剿的总结决议案》。会上改组了政治局常委,由张闻天取代博古任总书记;经张闻天、王稼祥提议,选举毛泽东为政治局常委。会议决定取消博古、周恩来、李德“三人团”;由军事首长朱德、周恩来为军事指挥者,而周恩来是党内委托的对于指挥军事上下最后决心的负责者,以毛泽东为周恩来的军事指挥上的帮助者。会后成立的周恩来、毛泽东、王稼祥三人军事小组,周恩来任组长。

可见,在遵义会议上,虽然毛泽东当选为政治局常委,进入了党的领导核心,但由于他并未代替博古任总书记(负总责),所以首先在组织上就不能算是新领导集体中的首要人物。如果会议情况确实像后来某些人所说的那样,大家都拥护毛泽东出来领导,那为什么不推举他接任总书记,反而推举张闻天呢?总之,遵义会议并没有确立毛泽东对中共全党全军的领导,确立的是以张闻天为首的党中央的集体领导。遵义会议及其以后一个时期,毛泽东作为这一集体的一员起了重要作用,但并未成为核心。而且,根据何方等专家的研究考证,在遵义会议后长时期里召开和主持中央会议的是张闻天,实施对全党组织领导的是张闻天,从政治领导和决策过程看也是张闻天为首,代表中央和以中央名义行事的还是张闻天。确立起毛泽东在中央和党内的领导地位,起码也是三四年以后的事,至于遵义会议则连开始过渡都谈不上。

有一种说法也是明显站不住脚的,即:周恩来在遵义会议上发言时“全力推举毛泽东同志为我党我军领袖”。“他的发言和倡议得到了与会绝大多数同志的积极支持。”如果属实,那会议起码也会推举毛泽东代替周恩来任军委书记,而不是分工只做助手;成立三人军事小组时也会以他为组长,而不会是周恩来。既然连国际顾问都可以让其靠边,总书记都可以更换,改变军事领导首长是更不会有什么困难的,周恩来本人也一定会力辞。然而这一切却都并未出现,可见长期以来流传的那些说法是多么得不可靠。

已经披露于世的“邓颖超日记”中记载的周恩来临终前关于遵义会议的谈话,也明确否定了中共历来的说法。1975年11月15日,周恩来对邓颖超说:“我想在生命最后时期,还是要自我反思、检讨、澄清若干事件。尽管是晚了,但总不能让其错、假继续下去。历史谁也篡改不了。1935年1月,遵义会议上,是确立了张闻天同志为代表的党中央,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要把歪曲的历史更正过来,好在当年参加会议的同志还在。”

珀祖:袁斌: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在中共的领导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