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被拐卖孤儿半世寻亲:还没找到 他们就先死掉了(组图)

澎湃新闻记者 明鹊 发自四川江油、安徽蚌埠

蹲守在小北桥二手市场,杨海军面前摆满了旧物——镯子、手串、印章、旧书……这些都是他赖以为生的宝贝。

一个上午的时间,市场人来人往,杨海军卖出六本书,得到十六块钱,还不够他们当天吃午餐。

一个上午的时间,杨海军卖出六本书,一共十六块钱。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明鹊 图

中午,他“奢侈”了一回,买了一块肉和几根青菜,一共花了二十块钱。平时在外面吃饭,他和女友两人点两份豆花,只要花十块钱。

两人省吃俭用,“一个月可赚两千块钱”,赚来的钱杨海军全拿去寻亲了。

从安徽蚌埠到四川江油,八九年里,他跑了许多大街小巷、城郊农村,一边打工一边寻找父母。记忆中的晒场、水池、小桥和流水越来越模糊。但他相信,自己一定是四川人,因为他爱吃辣,吃米饭、吃腊肉。

“四十多岁了,想过放弃吗?”记者问。

“不会。”这个满脸皱纹的男人说,一个人连自己的出生地都不知道,这样活着是一件悲哀的事情。

拐卖

“我是谁,从哪里来。”这个问题困扰了杨海军半生。

在他印象中,大约五六岁时,他贪玩爬上了一辆客车,被车子带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我下了车后,玩了一会儿,来了一男一女,说要带我去找我父母”。

他们并没有带他去找父母,而是把他带到一个遥远的乡村,导致他一生都在流浪和寻找。

“到火车站吃了一碗面,上面有肉皮,然后又住了一家旅馆。”等杨海军醒来时,他已经在火车上了,“哐当哐当”的火车穿过一个又一个的隧道。不记得坐了多久,杨海军又睡过去了,等他再次醒来时,他已经到了安徽省蚌埠市固镇县了。

一个40多岁的单身汉,住在距离县城十公里左右的连城镇殷陆村的铁轨旁。杨海军成长后才知道,这个单身汉是中间人,后来把他卖给村里的一个冯姓人家。

冯东财家里有七个小孩,三个儿子和四个女儿。

冯家老六冯明强说,介绍人找到在地里干活的父亲,问他要不要买下杨海军。“我父亲说不要,但我母亲说,我舅舅没男孩,想送给我舅舅养,就给了对方200块钱”。

那是秋天,冯家门口的柿子树上,挂满了红彤彤的柿子。杨海军刚到冯家时,随手摘了一个柿子,剥皮后放入嘴巴——“不好吃”,他至今记得那种涩味,但记不清那是哪一年。

安徽省蚌埠市连城镇,杨海军养父母冯东财家已杂草丛生。

45岁的冯明强记得,大约是1983年,杨海军戴一个蓝色小军帽,穿一套蓝色小“八路服”,一脚踏进了他们家的大门。

那栋房子现在已经杂草丛生。几年前冯东财过世后,妻子卢敏(化名)就搬去了江苏,现在和女儿住在一起。卢敏记得,杨海军刚来时叫杨小军,“他说自己是四川人,看起来五六岁左右”。不过冯明强估摸,杨那时可能有七八岁了。

杨海军不记得自己的年龄,也不记得他的家乡在哪儿,“他们(冯东财和介绍人,两人都已经过世)也不知道,只有拐卖我的那两人知道。”但那一男一女此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刚到冯家时,杨海军不肯叫“爸妈”。冯明强说,为把杨海军当自己人,他父亲把好吃的都留给杨海军,“但他很内向不爱说话”。

在冯东财家没呆多久,杨海军被送去“舅舅”家,不过他很快又被送了回来。

“因为他在那边不适应。”冯明强说,杨回来后他父亲被车撞了,家里小孩多开支大,隔壁村一姓崔的没有儿子,说想要抚养杨海军,他很快被送去隔壁村的崔家。

固镇县杨庙乡楼上村,养父崔贵海多年前也已过世。养母陈蓝英(音)记得,杨海军到家里后,改名为崔北平(音),但大家还是叫他“小军”。

“喊我‘小军’我才应,叫崔北平我都不理。”杨海军说,整个楼上村的人都叫他“小军”。

在村里读了几天一年级,杨海军就不肯去读书了,“他们骂我四川小蛮子,我就不想去(读书)了”。崔家的一个堂哥说,“小军”在村里时间不长,他很快就跑去外面流浪了。

流浪

记不清哪一年,老村主任崔怀卫去蚌埠市,碰见杨海军和几个小孩在饭店吃饭,“我想给他们付钱,他们却迅速跑开了”。

几位崔家亲戚回忆起“小军”:在家的时间不长,出去了又回来,回来了又出去,“摸不透他的心思”。

“我是个比较内向的人,从小痛苦都不会表现在脸上”,杨海军对记者说。历经一个又一个的养父母,他比别的孩子早熟,习惯把自己保护起来。

崔贵海和陈蓝英夫妇没有生小孩,除了“收养”杨海军外,他们还收养了一个女儿。本想杨海军是男孩,长大后能给自己养老送终,但夫妻俩很快发现,杨海军“养不熟”。

二十多年前,杨海军才十几岁,他独自跑到四十多公里外的蚌埠市,在那里要饭、捡破烂,吃人家吃剩的……“每次弄得很脏回家,我都给他洗刷,但他从不把我当父母。”陈蓝英觉得,养子杨海军不如养女靠得住。

因为他常离家出走,养父母有时用柳条打他。杨海军回忆,到后来,即使冬天下雪,他也不回养父母家了,“我想找亲生父母,不想看他们(养父母)脸色吃饭”。

但流浪的日子也不好过,既要经受寒冬酷暑,还要担心被其他流浪儿打。

有一天晚上,杨海军睡在蚌埠市百货大楼台阶上,被几个二十来岁的“流氓孩子”弄醒。“他们问我们有没有钱,然后抢走了我们所有值钱的东西。”包括他身上的三角几分钱。他都记得清楚。

第二天早上,杨海军发现自己的嘴被打烂了,牙齿也被打掉了几颗,身上到处都是青紫,但他“就算被打也不想回家”,一直到1989年的某一天。

农历元月19日,杨海军因盗窃判刑六年,被送去北湖农场改造。杨海军说,那时他二十来岁,开始在农场插秧,后来得了急性阑尾炎,就改在农场里放牛。

在农场六年时间,没有一个人去看过他,他似乎对此一直心存怨恨。

“他们(养父母)知道我在那里,也没有给我寄过一封信来。”杨海军被逮捕时,公安局到崔家做过调查,那时他的名字叫崔北平。

陈蓝英说,她确实没去看过杨海军。当时她在家带养女的两个小孩,而杨海军没把他们当父母看过,“我没花过他一分钱,还照料了他几年,但他就知道跑跑跑……”

今年8月,陈蓝英坐在家中灰色的沙发上,再次提起这个养子,无法掩饰内心的关切和失望:他是不是还在流浪?我就知道……他过得好不好?应该也老了吧?

妻女

1995年元月,杨海军出狱,劳改队给了他七十几块路费钱。

拿着释放证和七十几块钱,杨海军回到了蚌埠市,一下车就买了30块钱的肉,“那个塑料袋满满一袋卤肉”,在蚌埠市火车站广场,他和几个流浪汉一起把肉吃完,“吃得很饱很饱……”

几个月后,杨海军回到崔家。当时村里有人去新疆捡棉花。杨海军为了“洗心革面”,决定和养母一起去。

“我们到新疆呼图壁时,雪特别深,足足有一尺多深啊!”但只捡了半个月的棉花,杨海军就一个人提前离开了。

他本想多赚点钱,没料到差点被骗,等他返回呼图壁时,养母陈蓝英已经回家了。“他就是待不住,就喜欢到处跑。”陈蓝英说,她没想到杨海军后来还怪她没等他。

离开呼图壁这段时间,杨海军去了不少地方,也做了不少事情,他帮人串羊肉串,去铁矿厂打工……

再次回到蚌埠时,杨海军又一次被抓了,“那个卖羊肉串的,报警说我偷了他钱”,但杨海军辩称,他没偷东西,相反对方还欠了他工资没给。

正值过年,蚌埠市中区刑警队队长王小东抓到杨海军时,发现这个“疑犯”血压很低,几乎“都快要休克了”。他把杨海军送去医院吊水,调查清楚案子情况后,他又给了杨海军一点衣服和钱。

后来有一次,公安局调查一个火车偷窃的案子,杨海军提供了线索,队长王小东见他没有工作,便叫他去公安局做厨师。

每天傍晚,收拾完回家,杨海军习惯在家里做饭。

1999年到2001年,杨海军每天在公安局炒三菜一汤,王小东至今记得,杨海军的麻婆豆腐炒得非常好吃。

“在办公室住了三年,从来没拿过谁的钱。”王小东觉得杨海军乐观,也挺不容易,“他并不抱怨这个社会,而是靠自己的能力去生活”。

2000年左右,杨海军遇见了他的第一任女友小莉。那时小莉刚从卫校毕业,2002年,女儿小小(化名)出生,但一直到女儿会走路,两人才回崔家补办结婚和满月酒。

在楼上村村民印象中,那次杨海军在家待了两年多,是他在家时间最长的一次。“小莉叫我给她带小孩,我说让她自己带,小军到外面赚钱,他们后来就都走了。”陈蓝英说,她当时在给养女带孩子,没法给他们带小孩,此后她再没见过小军、小莉,以及他们的女儿。

大约2005年左右,离开公安局的杨海军,开始以收废品为生。他一边带着妻女生活,一边寻找亲生父母。

后来,杨海军带着妻女去了江油市,没待多久,小莉突然带着女儿离开了。

“她回去跟别人结了婚,也不让我见我女儿”,杨海军说。他从江油追回小莉的老家安徽阜阳,但没能追回妻子和女儿。

小莉对此拒绝接受媒体采访。

黑户

1983年出生的贾节花,从小跟养父母长大,在家上过几年小学,跟养父母关系一直很好。

直到她19岁的那一年,养母把她嫁给一个50岁的男人,婚后和婆婆关系一直不融洽,贾节花从老家河南商丘跑出来。

当年追着小莉来到阜阳后,杨海军就在当地落脚下来,找了一份厨师的工作。2007年夏天,杨海军在阜阳的一家饭店炒菜,看见贾节花从门前穿过,走进旁边一家职业介绍所。

“她那时又黑又瘦,还不到七十斤。”杨海军说,贾从介绍所出来后,他劝对方不要相信,因为“里面都是骗人的”。两人后来走到了一起。

2008年9月,他们一起去江油市时,身上一共剩下两块五毛钱。

杨海军在河边买了一碗面,“我吃面,他喝汤”,贾节花说。汶川地震过后,江油市很多地方都毁坏了,杨海军到河坝上搬石头,“80块钱一天”,两人就这样慢慢“定居”了下来。

“他人好,对我好,也不花心”,贾节花说,虽然日子过得艰难,但杨海军让她觉得安心。

刚到江油市时,他们只能睡大街,后来在市里租了一个房子。一年前,为了节约开支,杨海军把房子租到城郊,“一年的房租是四千块钱”。

那是一栋两层楼的民房,一楼堆满了旧物:木头、破旧衣服、老收音机、大小不一的算盘,以及假的银元、仿古钱币等。二楼是他们住的地方,房间有电视、电脑,外面是客厅,桌子上摆满了瓷器,沙发上布满了灰尘。

杨海军租住在一栋两层楼的民房里。

无论是租房子、办银行卡,还是买火车票,杨海军都只能用女友贾节花的身份证。“以前去参加寻亲大会,都用我媳妇身份证买票。”杨海军说,更早的时候,买票不用身份证,有时他偶尔也逃票,但如今没有身份证的他寸步难行。

有一次,杨海军用女友身份证买了高铁票,被工作人员挡在车站进口处,他翻出之前媒体对他的报道,“我说我是寻亲的,后来志愿者过来证明,最后我才让上了高铁”。

杨海军说他骨子里是四川人,到江油市八年后,他已经把这里当成了家,他希望自己能在江油市落户。

不过江油市公安局户政服务中心负责人何俊说,杨海军落户江油没有相应的法律依据。

他解释说,杨海军落户需要找到“根”,确认他出生地、亲人或找到能接纳他落户的户主。但目前无法确认他的生活轨迹:出生地和被拐地是否有户口?是否有违法犯罪记录漂白身份?如果入户,入户在哪儿?

而据安徽蚌埠市杨庙镇派出所指导员计明查明:杨海军曾叫崔北平,在村里上过户口。1989年,崔北平被判刑六年,其户口调入劳改队。

“从劳改队出来后,他本该拿释放证和户籍来派出所重新入户。”计明说,崔北平当年并没有回派出所,如今只要他自己愿意,他随时可以回来蚌埠办理重新入户。

结婚生子那会儿,杨海军打算在崔家安定下来,“不再去想找亲生父母的事”,但养父母并没有接纳他,最后小莉又离开了他,让他下了离开养父母的决心。

杨海军说,他宁愿没有户口、身份证,也不愿意再落户到崔家。

寻亲

2011年,杨海军在“宝贝回家”寻亲网站上注册,开始和全国的寻亲志愿者接触,并参加各地举办的寻亲大会活动。

他的网站注册信息为:亲生父母可能叫郭继才(音)和周素珍(音),毛泽东去世的时候,母亲还戴了白色的花。有一次地震来了,父母把床搬到了晒坝。后来父母离婚,母亲带着他改嫁到后爸家,后爸姓杨,母亲到后爸家后又生了一个妹妹。亲生父亲家有两个哥哥,也可能是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

后爸家是一个四合院,土做的墙体,茅草做房顶,里面住着四五家人。几十米远有两个晒坝,一大一小,生产队用来晒粮食,靠晒坝有一口井,边上有一口池塘,生产队有幼儿园,杨海军还上过小班,家里出来时要经过一个桥才到街上,桥下面有水。家里的农作物有谷子、豌豆、胡豆、地瓜、大头菜、慈竹,吃米饭、辣椒、腊肉……

三十多年来,杨海军把这一切深刻脑海,但又不知这些记忆是否准确,包括他的年龄,也是模棱两可。

这些年,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曾经的晒坝、池塘、水井,小桥流水,或许早已被历史所掩埋,而这些又是他寻找的唯一根据。

八月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杨海军坐在客厅的凳子上,反复地讲生产队,晒坝、桥、养蚕……“我小时候就是这样的房子”、“房子后面就是山”、“我想画一幅家的画,发出去让别人帮我找。”

杨海军租住的房子,里面摆满了各种旧物。

他多次提到电影《失孤》,那是一个寻亲的故事。

电影里,被拐寻亲的少年曾帅对寻子的雷泽宽说:以前我还小时,我担心我来不及长大,我就死掉了;现在我长大了,又担心我来不及找到他们,他们就死掉了。

杨海军常设想:也许他走丢后,父母找了好久没找到,以为他掉到河里被大水冲走;也许在他走丢时,他的母亲到别的地方去找,发生了什么意外……

到江油市八年,杨海军扛过石头,收过破烂,卖过水果,现在卖二手物品。

他所有的生活都是为了寻亲,一有空闲时间,他就和女友到周边,及四川省内其他地方寻亲。

小北桥开店的李冠记得,杨海军开着一辆破三轮车,经常从他店门前经过,上面帖着寻亲照片和文字。

杨海军骑坏了两辆三轮车,一辆摩托车,有一次骑着三轮车去寻亲,他差一点从车上翻滚到田地。2016年,第二辆三轮车坏了后,他就不再骑三轮车了,借了一辆朋友的“小车”使用。

杨海军借来的车坏了,拖去修理。

除了自己寻亲外,杨海军加入了几十个寻亲微信群,他有时也帮助其他寻亲者。“有什么都会告诉我,打电话或者发信息”,江油市一位姓程的寻子母亲说,杨海军此前还捐赠了一批收来的衣物。

志愿者张斌(化名)曾多次带杨海军下乡寻亲。在他印象里,杨海军坚强、执着,也乐于助人,但因长期的压抑和焦虑,他已脱离常人的生活状态。有时,杨海军深夜打电话给张斌倾诉说,“不知道自己从哪儿来,该到哪儿去,经常晚上睡不着觉”。

“宝贝回家”的志愿者顾老师说,杨海军把所有时间精力都花在寻亲上,以至他考虑女儿、女友问题时有些偏激。去年夏天,杨见到了十几年未见的女儿,前妻带着女儿来江油玩了两三天,女儿在此之前不知道有他这个父亲,见面中也不愿认他。

2015年,志愿者曾带杨海军到石家庄做过催眠,试图唤醒他的童年记忆,可惜没成功。

寻亲需要“你在找父母的同时,你父母兄弟也在找你。”张斌说,这样才能DNA配对,彼此才能找得到对方。但不知道杨海军的父母是否还健在,是否还在找他。

张斌觉得,杨海军应该先把户口解决,把他的生活过好。

后备厢这些东西不要乱放 后果不堪设想

如今我们的生活处处离不开汽车,在日常代步上班、短途旅行时都少不了它。汽车后备箱大家一定都非常熟悉,可以放一些大件行李能装能拉。但是你知道有什么东西是不能放进后备箱的吗?听到这里可能有许多人都有疑惑,不就是一个后备箱吗哪有这么讲究。看看下面这些东西你就知道了。

加拿大奇葩车祸:两车相撞4女1男竟一丝不挂(图)

  周一晚上9:47左右,阿尔伯塔省Township Road 510发生一起比较奇葩的车祸。  当时,两辆汽车相撞,一辆汽车在沟里被发现。警方赶到现场后逮捕了五人,而这四女一男竟然一丝不挂。

警方初步的调查结果显示,这并不是一起偶然的车祸,可能吸毒或者醉驾是车祸发生的原因。

内裤穿多久必须要扔掉?

内裤,这个极其隐私的贴身小物件,和健康的关系密不可分。虽然不少人能做到常洗常换内裤,却不了解其使用寿命的长短,尤其是老年人,常常穿烂、变形后才扔。殊不知,一些看不见的健康隐患就这样产生了。

估值35亿美元 华裔小子单挑美国三大信用巨头!(图)

  说起“个人信用体系”,很多人和硅兔君一样,都会想到美国。   美国的信用体系是世界上最完善的体系之一。在美国,每个人都有一个社会安全号(SSN),这个号码会和身份证一样,包含的信息除了姓名、年龄、工作单位等,还有银行信用记录、税号、医保号等等。

揭秘苹果鲜为人知的4个真相

千万别再买这种苹果了!毒了孩子,害了家人!”一份来历不明的苹果打蜡的视频近期在朋友圈疯传,耸人听闻的标题让人们对苹果产生怀疑 ,带来恐慌。其带来的影响更是让市场上苹果难销,价格也同比去年降低了1/3。

大多数癌症的发生取决于“上帝掷骰子”

来源: 奇点网 两年前,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学家Cristian Tomasetti和癌症遗传学家Bert Vogelstein在《科学 》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表明大多数癌症的发生其实是随机的,取决于??“上帝掷骰子??”。

结果引发了一场争议风暴,他们也因此受到科学界大规模的批评。

李克强亲信尤权去向已证实 习近平再克一“城”

卸任中共福建省委书记的尤权已经出任中共统战部长记者/主持人:韩梅 来源:希望之声    (记者韩梅综合报导) 中共官方通讯社新华社今天(11月7日)报导,“无党派人士、党外知识分子和新的社会阶层人士学习贯彻中共十九大精神专题座谈会今天在京召开,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统战部部长尤权主持并讲话”。这显示前不久卸任中共福建省委书记的尤权已经出任中共统战部长。原中共统战部长孙春兰目前去向不明。

九寨沟震后景色恢复大半 重现五彩斑斓(高清组图)

  四川九寨沟7级地震发生两个多月后,当地的各个景区又进入了每年最美的秋季。目前,受损比较集中的九寨沟景区大部分景观已经逐渐恢复,震后还形成了新的瀑布。据九寨沟管理局负责人介绍,景区目前还处于排查危险源、维修加固的阶段,对景区的修复治理还没正式启动。图为犀牛海红叶。张帆/视觉中国

房地产税能否终结“地产霸权”?

来源: 博客 作者: 孙骁骥 中国 财政部近日向外界公开了房地产税的征收方法,将按照“立法先行、充分授权、分步推进”的原则,逐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和实施。

那些20多岁的中年人

作者:百越水木 有这么一代人,他们似乎从来没有年轻过,然后就老了01几年前,我跟朋友去西藏自驾游,当时建了个微信群,里面有8个人。

让你感到开心的八条忠告

来源: 谷声熊 作者: 谷声熊 松下先生的文字,就像是冬暖夏凉的??“神器??”,夏天贴墙上可避暑,冬天读两句会保暖。

心脏跳太快会「减寿」?快远离6大NG行为

心率(图片来源:Pixabay)记者/主持人:李 智 华人健康网台北报导:听说心跳过快会减短寿命,是真的吗?医师指出,并非所有心搏过快都会对心脏造成损耗,正常情况所引起的心搏过快,往往在休息后可以恢复正常,但如果伴随着现心悸、头晕的状况出现,且经休息后仍未改善,就必须快点到医院检查,以降低死亡风险。

中国试点每月“上班22天连休8天”(图)

  据《北京青年报》11月7日报道,近日,贵州省清镇市试行的一项新工作时制引发广泛关注,从11月1日至2018年5月31日,当地将用半年时间,在9个乡镇部分岗位试行这种“8+22”的工作时制,即每月一次放8天长假,但之前要连续上班22天。据当地工作人员称,试点的目的是为了解决基层公务员“无序”加班和农民由于农忙等时间关系办事难的问题。

震惊!林彪怎样看待大饥荒?

作者:丁群 林彪与他的夫人叶群合影。(网络图片 )在庐山会议 、上海会议和杭州会议的影响之下,全国又掀起了一阵“大跃进 ”和“发展社有经济”的高潮。有些省、区急于向公有化程度更高的公社所有制过渡,又肆无忌惮地无偿占有大队、生产队和社员群众的财产,大刮“一平二调”的歪风。在刮浮夸风,共产风中喜欢当先锋的一些省份,先后传来了大量人口非正常死亡的消息。江苏的干部在省委的影响下,办事历来比较稳妥,这时候也有一些冒失鬼,把生产队和社员养的猪调上来办公社猪场;把生产队和大队卖粮的钱集中起来盖社办工厂;个别的公社其至扣发社员的口粮。原来经过紧急救援已经比较平静的地区,又开始有人逃亡;已经得到抑制的浮肿病,又在些地区蔓延开来。

立冬进补不只补嘴空,中医推5药材美味且滋补强身

麻油鸡(图片来源:duncan_su /Flickr Flickr)记者/主持人:李 智 早安健康发布:2017年的立冬时节为11月7日,《月令七十二候集解》说:「立,建始也。冬,终也,万物收藏也。」在中国 传统农业社会进入此时节代表着冬天的开始,一年的田间操作结束,要将收成的农作物贮存好以度过严寒的冬季;而在台湾,冬季寒冷程度和长度虽不像中国一样,有时也会持续农作,但仍有相同风俗,就是在立冬进补,希望在这一年辛劳工作后,潜伏闭藏收敛散失的阳气,再度用满满活力面对全新一年的挑战!

拿中国银联卡来美国消费?处处碰壁 寸步难行

中国 游客来美对于金钱常常出现误区,近日有多名游客反映“银联卡”在美国很多地方无法消费,还有游客不敢多带现金害怕被海关没收,对此美国商家表示,只有VISA信用卡在美国普遍使用,中国通用的银联卡在美国消费并不方便,美国海关也辟谣说游客带现金是完全合法的,但超过一万美元需要向海关申报。

红了一整年的卫衣 2017年你需要知道这些

时髦、百搭、保暖、舒适……这些都是我们爱上卫衣的理由,不用费尽心思搭配,是真正的毫不费力的时尚单品。2017年依然会持续走红的卫衣,流行的款式上可有大变化,看下去就知道。

熟睡,就能帮大脑排毒!睡眠博士教你:3招清空大脑的有毒物质,预防失智症

好眠(图片来源:Pixabay)记者/主持人:李 智 良医健康网发布:人口迈入高龄社会的今天,失智症已经成为银发族口中的「伏地魔」了!失智症中,阿兹海默症是最常见的一种,直到今天,医学界和科学 界仍然解不开一个谜团,为什么中老年以后,特别是65岁以上的老人,会得到让医生在治疗上束手无策的阿兹海默症呢?

今年好看时髦的大衣长这样 剁手前看看

立冬将至,款式繁多的冬季大衣你选好了吗?不管今年流行什么款式、颜色,来一件温暖好穿又有型的呢大衣总不会错,翻翻欧美街拍让达人教你选对款、穿得型!